<cite id="hnrpp"></cite>
<cite id="hnrpp"></cite>
<cite id="hnrpp"></cite>
<var id="hnrpp"></var>
<var id="hnrpp"><video id="hnrpp"></video></var>
<var id="hnrpp"><video id="hnrpp"></video></var>
<cite id="hnrpp"></cite><var id="hnrpp"></var>
<var id="hnrpp"><video id="hnrpp"></video></var><var id="hnrpp"></var>
<cite id="hnrpp"><video id="hnrpp"><menuitem id="hnrpp"></menuitem></video></cite>
<var id="hnrpp"><video id="hnrpp"><thead id="hnrpp"></thead></video></var>
<cite id="hnrpp"></cite>

沿着一部笔记“上山”,找寻人生中的一片山林

2019-11-12 18:57:03

软银支付 http://www.ruanyizf.com/

原标题:沿着一部笔记“上山”,找寻人生中的一片山林

原创:尘轩文学报

文丨尘轩

当读尽兴,我似乎觉得自己也身处长白山,甚至是用自己的镜头对准了他所面对的一切景象。林间露水与冰雪在稀薄的日光下发着亮晶晶的光,在文字构建的世界里被碰落时浸入大地的声音很清晰,这是对自然生命的礼赞。

最后一期《山林笔记》编罄,作为该文责编,我感慨颇多。自2017年10月至今,我有幸成为它一字不落的读者。作为编者,也作为读者,实乃幸事。人生有趣,既有错过,也有相遇,错过一位作家,却遇见他极为重要的一部作品,在由此形成的门缝里,我窥见了文学的光,这是文学与时光对我的双重眷顾。

阅读《山林笔记》时,作家胡冬林的身影一直在我脑中的山林里走动,在那或缓或急的喘息声中,潜藏着他的喜悦与忧虑,为自然而喜也为自然而忧。当然,那喘息声中,还含有些许的愤怒,对偷猎者的愤怒,对盗伐者的愤怒……括雀、狸、熊、鹿、狍、猪等在内的动物皆在距他不远的林中觅食、竖耳、奔跑,林叶遮住彼此的身形,在各自区域活动,既寻找,也避让,互不相扰。

胡冬林

当读尽兴,我似乎觉得自己也身处长白山,甚至是用自己的镜头对准了他所面对的一切景象。林间露水与冰雪在稀薄的日光下发着亮晶晶的光,在文字构建的世界里被碰落时浸入大地的声音很清晰,这是对自然生命的礼赞。所有林间的声音构成了长白山森林交响乐,而作家胡冬林则是这交响乐演奏时的总指挥,或者说,他本人的声音也参与其中,成为唱和的部分。

长白山好似一架梯,作家胡冬林在这梯上爬上爬下,他所看到的人与动物既相交也割裂的世界是形成呼应的,有一种比照,形成一道伤口,得以窥见人类的贪婪与无知。

我从未感觉到这样一个人的离开,尤其读到周晓枫、李江树、黑鹤、邱华栋、叶广芩、张守仁、徐敬亚、彭程、任白、马季、陆梅、张洪波、东珠、张好好、高君、刘庆、乔迈等作家为胡冬林撰写的印象记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我似乎觉得自己是和作家胡冬林一起上山的,哪怕不见任何动物,光是往那儿一站,被林间的风吹一吹,被叶间团着的鸟鸣安抚一会儿,被叶间洒落的光点镀亮,也好。所以,当读到胡夏林老师写的结语时,我还带着伤感,还带着半睡半醒时的一种迷蒙,我是被怎样的现实拽回来的?如果不刻意提醒,我甚至觉得作家本人还活着,还源源不断地为我们递来后续的《山林笔记》。

作品活着,作家就活着?!渡搅直始恰酚Ω盟闶恰吧形赐瓿伞钡囊徊渴?,胡冬林在动笔时,后面所要记录的事及创作构思皆形成一种“未知”,这是为全书埋下的最大的伏笔。但即便他活着,这“笔记”又何时能终结?文学从来都是留有遗憾的,于作家本人而言也是,不是有意而为之的“残缺”,又何尝不是一种延伸想象的“完整”!

我去过长白山,也在阅读中和他“一起上山”,我深知即便我走到他曾热爱的地方,眼中所见也绝非是他温热文字所升华出的林间景象。因为人与人的感知并不相同,他在林中行走,他的五感与旁人有别。他对那片山林的熟悉,促成他把长白山视作自己的另一个“家园”,他是主,我是客,光是基于这一点,感受又怎么能相同呢?而恰好是这“不同”形成了文本存在的意义。

他常在心湖将《山林笔记》与《瓦尔登湖》等自然文学经典相映照,我深感有相似精神海拔与共同追求的人一同站在这世界上就吾道不孤,即便那个人正身在一个我们未知的地方。其实,《山林笔记》已形成他的特殊性,这并非是一次简单记录,而是将文学当作种子撒在山林及读者心田,之所以不叫“日记”而叫“笔记”,我想这里面更看重思考的深意。

编《山林笔记》是我编辑生涯里一项重要的工作。我正在构思一幅巨幅的油画作品《鸟天堂》向冬林老师致敬。在此也向胡夏林老师致敬,是她两年多来如此艰辛地整理手稿,才让《山林笔记》书稿得以面世;向宗仁发老师及他主编的《作家》致敬,向编辑部的同事们致敬,在如此长的时间跨度里完成对全书60万字的连载是尤为难得的,在《作家》这个平台,生长出了作家胡冬林的又一片“文学山林”。

洪波先生曾嘱我勤作编辑手记,这习惯能形成否?我答不上来。这些编辑手记大都在我心里,说又说不透,写又写不全,似乎缺少驾驭它的本事。对于编辑手记,我或许缺少了一个“上山”的劲头。我把我的时间分成四块,一块交给编辑工作,一块交给绘画,一块交给诗,一块交给我的朋友、家人、学生,这是一种看似碎裂的状态,但这状态却是我一生都不愿缝合的。由这种“碎裂”,我才真正活出了自己的“模样”,才让我也有一片自己的山林。

从《山林笔记》出发,打今儿起我也要风雨不误地登我人生的“大山”。对作家胡冬林最好的纪念,我认为是阅读。阅读他的书,沿着他的笔记,和他一起“上山”。

专栏《自然笔记》选读

文/胡东林

选自《文学报》2015年4月16日

“旷野有眼,森林有耳。我将保持缄默,只看,只听?!闭馐且帐跫医牖囊暗奶?,我们普通人呢?

我们生命的脚步太匆忙太凌乱,大部分人已远离荒野,忘记森林,丧失了天人合一的至高感受。

荒野最有力最壮丽的一笔是创造出形形色色的野生动物,它们是荒野的生灵,也是荒野的主人。

带着好奇、探究、尊崇之心进入荒野,雁群飞过头顶,蘑菇拱起落叶,野兔倏忽而过,秋花灿烂开放。田野宁静,空气明澈,荒野立刻以它的野性之美包裹了你。再深入进去,会得到与马鹿遥遥对视的惊喜,领教松鼠搬松塔砸人的手段,遭受黑熊打响鼻恫吓的恐惧,找到学鸟叫与鸟应答的快乐,聆听山溪流过石滩的娓娓述说。更深入进去,你将尽量抹去人的习性,安静地融入岩石草木之中,让自己成为荒野的一部分,让野生动物把你当成和平的同类,你会目睹野生世界发生的奇迹,那才是你真正难忘的经历。

经历过这样三部曲,你的命运会产生转折,从此站在荒野一边,视野生动物为兄弟姐妹。从此了解我们自身的起源、呼吸的空气、饮用的水源、种粮的土地、采挖的石油矿产皆从荒野中来,荒野是地球生态系统的根基。

有这样一段荒野往事:一个老到的捕貂人在冰河上巧妙地凿出一个捕貂陷阱。那是一个一米多深、上细下粗的纺锤形狭长冰洞,里面放进一把干草和一只活老鼠。紫貂夜间踏冰觅食,嗅到老鼠气味,钻进冰洞捕食,却再也无法从又高又细又滑的洞里爬出来。第二天早上猎人把戴着手套的手硬生生挤进冰里,抻长胳膊要揪出紫貂。凶猛的紫貂钻进猎人掌中,龇出利齿狠狠咬住虎口,死不松口。猎人忍痛掐住紫貂,发力往外猛拔胳膊。但是由于手中握貂,洞颈过于狭窄,手臂被死死卡在冰洞里。中午阳光大盛,河冰表面化冻,他半边身体泡在水里。下午开始上冻,他被牢牢冻在冰河上,慢慢死去……

这是往昔的荒野,一片奖惩分明法力无边的神奇土地。

如今的荒野变成什么样子了?

再讲一个荒野的故事:二十年前,在长白山海拔千米的针叶林深处,一个老猎手在距地面1.5米处砍倒一棵落叶松。他事先算准树倒的方向,使倒树准确地架在十多米开外的另一个大树桩上,把整棵树离地五公尺横架在空中。他这么干有个缘由,等三十年后,这棵倒木上将长出一种寄生植物叫长松萝,獐子(原麝)最喜欢吃松萝。那时自己的小孙子长大了,可以在这棵倒木上下套子套獐子。然而,由于过度猎杀,三十年不到,长白山的獐子已经绝迹。同时由于气候变暖,森林过度干燥,松萝正在大面积消失……

这是如今的荒野,一片十分脆弱?;欢险谙У耐恋?。

地球上的荒野遭遇了空前的?;?,地球早已不是原来那个自然资源取之不尽的地球。极地冰盖和陆地冰川融化,干旱和沙漠化加剧。森林砍伐和破坏植被面积扩大,河流与空气污染严重。石油资源枯竭和生物燃料激增,海平面迅速上升,海洋吸收大气中的碳元素出现更高的酸性。暴雨和洪水等各种极端天气频繁出现,濒危动植物物种灭绝速度加快,二氧化碳排放量加速,气候变暖成为地球生态的最大威胁……

多看看荒野,多谈谈荒野,多去去荒野,为荒野的存在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哪怕是一件小事;为荒野的存在改变我们的某些浪费的不良习惯,哪怕是一个小习惯;为荒野的存在跟孩子们讲讲荒野的故事,哪怕花费时间找故事……

荒野是我们的财富和家园,也是我们留给子孙后代最好的礼物。

新媒体编辑:袁欢

文学照亮生活

网站:wxb.whb.cn

原标题:《沿着一部笔记“上山”,找寻人生中的一片山林》

阅读原文

责任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武夷百事通是领先的新闻资讯平台,汇集美食文化、房产家居、生活百科、综艺娱乐、教育科研、热点新闻、等多方面权威信息

版权信息

武夷百事通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

极速赛车信誉群公众号